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光伏业危中有机 国内市场之门渐开

2017-06-12 17:34:55      点击:

尽管遭遇严冬,而且从春天开始的“光伏冬天”很可能将持续至明年。但相比风电,投资者还没有完全失去信心,“死一批也许又是一个牛市”

美国曾经是中国光伏企业看好的一大潜在市场,但“双反”案前景尚不明朗,用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的话来说,“如果加收关税,中国企业将面临灭顶之灾。”咨询机构ClearSky Advisors也预计,明年美国市场的装机将增长7%至1628兆瓦,但由于设备价格下降,整个市场投资将与2011年持平,甚至更少。

光伏产业同时还具有能源行业的周期性特点,美国市场同样可能受到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波动的影响。

另一方面,国内市场之门正在缓慢打开。英利绿色能源称,三季度来自中国市场的出货量超过今年6月30日以前的累计总和,而英利的高管对2012年中国的市场预期是3GW。相对于大多数的光伏企业,英利在国内市场投入了更大的精力,它是“金太阳”示范工程的大赢家,三季度的出货量主要来自青海项目的释放。

在业内观察人士看来,国内政策层面对光伏市场的态度要比对风电谨慎得多。野村证券亚洲能源行业研究主管李泓广认为,中国面临节能减排压力和部分地区的缺电问题,需要相对便宜且容易做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,他并不看好成本昂贵的光伏发电在中国的发展。

很多光伏企业也不想像英利那样“为抢项目而降价”,天合光能一位人士抱怨说,做国内项目只是“装装门面”,“现在国内价格太低,电价也低,国内业主对账期的要求还更多。”

发改委在今年7月底发布了《关于完善太阳能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》,规定2011年7月1日以前核准建设、年底建成投产、尚未经发改委核定价格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,上网电价统一核定为每千瓦时1.15元(含税);而此后核准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,以及已核准但年底未能建成投产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,上网电价均按每千瓦时1元执行(西藏除外)。

这也是今年三季度国内出货量有所提升的原因。“大家都在抢1.15元的电价,业主还不给全款。”一位光伏企业的销售人员抱怨。

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告诉财新记者,早在2009年国家能源局就已准备提出1.15元/千瓦时的光伏上网电价,由于部门间意见不同一直拖到了今年夏天。令他遗憾的是文件的期限是到2011年12月31日。“政策不能只用半年,造成的结果是一哄而上都要建,违背了很多建设程序。”

此前,光伏发电的上网价格由特许权招标决定,“更多是想用招标逼出低价,这样是无法真正培育战略性产业的。应该给企业合理利润和缓冲空间。”石定寰表示。反思中国陆上和海上风电,特许权招标中价格比重过大,运营商为抢装机不惜低价竞标,这严重影响风电项目的运营盈利能力,令风机质量问题时有发生。

曹寅分析认为,现在的标杆电价,在西北光照条件好的地方尚能算清成本账,但东部就差一些,中部最差,“干脆就不要搞,要不也是浪费纳税人的钱”。大规模、集中式的发展已给风电行业带来上网难、送出难的问题。

国内光伏市场启动在即,制定何种发展路线至关重要。石定寰的建议是以分布式为主,“比如屋顶光伏电站,或者社区和农村的小型光伏系统。要先做出示范来,按照不同地区、不同资源条件、不同经济特点进行建设,在示范基础上形成工程和管理规范,然后大面积推广。”

但电力行业体制瓶颈仍钳制着这一切美好的设想。“比起风电,电网似乎更不喜欢光伏。”一位行业观察人士告诉财新记者。

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新能源研究所所长李存慧曾对财新记者指出,“光伏发电和风电最大的不同是,风电多数只是电源概念,只向网上输电,由电网统一收购,统一销售。而分布式的光伏发电是双向的,要买还要卖,会与电网有电量交换,发电高峰时卖给电网,低峰时从电网买,买卖的电价怎么算目前并未出台规范办法。另外,光伏发电波动大,上不了主网,只能上配网,而配网的调度体系并没有自主调配权。”  

时隔不过一年,火热的新能源投资潮骤然降温。本来对光伏业趋之若鹜的财务投资者,现在转向了谨慎。

江南资本合伙人钟晓林将现在视做黎明前的黑暗时期,“还是要谨慎”。江南资本投资